吴贻弓伉俪: 近六十载春秋, 与中国电影同行

采访手记:难得抢答的吴贻弓我的问题,大多由妻子张文蓉代答,比如吴贻弓在《围城》里扮演陈道明的岳父,台词磕磕绊绊,配音来了十几遍,“当导演的时候所有演员的词儿他都背得出,当演员就一点不行,真是急死人。

”比如一届一届筹备、举办、壮大上海电影节的艰难,“一开始那个办公室比我们家厨房还小,里面都是方便面和八宝粥。

现在上影节已经20届了,还那么好,真不敢想。

”但只有关于电影本身和感情的事儿,吴贻弓才会抢着说。

忆起许多年前的相识,吴贻弓诗意地回想起,在田埂上第一次看到张文蓉的印象,“她远远走过来,又干净又文气,太合适了。

”是演孙桂英合适还是当老婆合适,吴贻弓嘿嘿地说,“就是从那个地方开始的呀。

”讲起1986年要调他去北京工作,他当天辛苦找人“婉拒”。

吴贻弓说:“她说一句话最厉害了,她说,‘你去好了,我跟你离婚’,那怎么行?”吴贻弓笑呵呵地说,“我不舍得离开上海和她。

”一起在电脑里翻找资料照片,每一个文件夹,每一张照片吴贻弓都能讲出故事来。

但我发现,他跟别人在一起时笑得多少有些拘谨,只有在张文蓉身边才每一张都很灿烂。

把这一发现说出来,吴贻弓立马抢答说:“那肯定的,跟她在一起就是舒服。

”我还发现一个叫“文蓉玉照”的文件夹,里面还有张文蓉50多年前伏在道具卡车上去拍戏的黑白照片,就像吴贻弓说的,又干净又文气。

原来,从《李双双》牵手算起,他们在一起,已经56年了。

跟中国电影一起,走过了56年。

从《李双双》牵手算起,吴贻弓和张文蓉在一起,已经56年了。

跟中国电影一起,走过了56年。

吴贻弓伉俪: 近六十载春秋, 与中国电影同行

“张文蓉老师后来一直在拍戏,会羡慕她吗?”“当然。

”眼前的吴贻弓,格子衬衫外搭一件毛衣,再套了一件米色夹克,环抱着手臂,看起来有些怕冷。

毕竟,九年前因肺癌动过手术,如今也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。

甚至,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,但这一句“当然”,几乎是毫不犹豫的,是不假思索的,也是掷地有声的。

1960年北京电影学院第一届导演系毕业,1979年,才开始执导影片。

与吴永刚联合执导的第一部电影《巴山夜雨》就获得了1981年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。

1983年独立导演电影《城南旧事》,获得了1983年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。

但1984年吴贻弓就走马上任,历任上海电影局副局长、局长兼上海电影制片厂厂长、全国文联副主席,在他的努力和带领之下,上海国际电影节得以创办,“金爵奖”这个名字也是他提出来的。

但吴贻弓还是说,“我就是这么笨,这么傻的人,除了会拍电影以外,什么都不会。

”或许,他还会一件事,就是宠爱老婆。

妻子张文蓉也是上影厂的老演员,而他们的相识,是从电影《李双双》开始的。

小城之春的导演导演吴贻弓逝世 图-1

1、张瑞芳大姐做的媒“瑞芳大姐说,是她做的媒。

”吴贻弓和张文蓉的相识,要从《李双双》选角说起,当时“孙桂英”的演员一直没有落实,得有从农村出来的清新质朴,又要像读过书的样子,“李双双”的扮演者张瑞芳想起上影演员剧团刚刚招来的张文蓉,便向导演鲁韧推荐。

”吴贻弓清晰地记得,他作为助理导演,跟着大车去县城接上的张文蓉,她从田埂上走来,老远一看,“就对了。

”犹如昨日重现,历历在目。

而张文蓉对这段回忆却有些模糊:“我那个时候本来也没想谈恋爱。

我在化妆,他跑来跟我聊天,一会儿又给我送本书,说‘这本书很好’。

”于是她就“稀里糊涂”地跟这个男人好了,一好就好了一辈子。

”吴贻弓坐在太阳里,笑盈盈地说。

“导演”之外,吴贻弓最看重的一个身份是“上影演员剧团家属”,剧团里的人都亲切地叫他一声“姐夫”,哪怕是当局长和厂长时候,他也很乐得做这个“姐夫”,陪老婆去打牌、吃饭、郊游。

小城之春的导演导演吴贻弓逝世 图-2

其实张文蓉一点也不糊涂,她记得他们去翠华山拍戏,路上吴贻弓给她买了一袋小红柿子,记得吴贻弓跟过的老一辈导演艺术家,“从沈浮、孙瑜、郑君里、徐韬到吴永刚。

”记得丈夫1979年第一次独立执导的短故事片《我们的小花猫》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优秀青年创作奖,获得的200元奖金一直都保存着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